• 金域
  • 發布時間:2016-05-07 19:41 | 作者:金域 | 來源:金域 | 瀏覽:
  • 金域    “零,提取矩陣內的石墨烯復合鋼金屬材料。”
     
        這種復合鋼材是利用細小的管狀石墨烯通過高溫融入普通合金鋼構成一個擁有與鉆石同等穩定性的蜂窩狀結構材料。這種新型復合金材料強度比起同重量的合金鋼材要高出五百倍!而且它在抗壓,摩擦,高溫腐蝕等等方面也有極強的耐性。
     
        這種復合金屬的出現,可能會讓華夏的所有軍工企業來一次設備上的大換血,但是程遠相信國家在驗證復合材料的性能后,會毫不猶豫地將大把大把的錢投入進去。
     
        因為工業落后所吃的虧,關注這方面的人肯定深有體會,只要有希望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將可以投入的一切都投入進去!
     
        將資料提取打印后,程遠小心翼翼地收起來。
     
        和石墨烯的制備技術比起來,這種復合材料才是大頭。
     
        自從石墨烯被研究出來以后,各國都在對這種材料進行研發,嘗試將它跟各種材料融合,通過石墨烯來加強其它材料本身的性能。
     
        雖然程遠手中的制備技術能夠大量生產高品質多類型石墨烯,但這也只是將石墨烯現有的天價降低下來,并且能讓底下科研人員能更廣泛的進行實驗,真正想要的改變工業基礎,還是需要他手中的復合材料。
     
        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逝,等程遠回過神來時,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從辦公室里出來,他發現公司的員工們在還忙碌,對此程遠心中微微一動,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今天已經二十三號了,也就是說再過三天,就是大白全球發售的日子。
     
        程遠精神一震,心中有些激動。
     
        提前銷售出去的大白已經為他們在全球帶來無與倫比的人氣,他可以想象,這一次全球發售將會是一個怎樣火爆的情形。
     
        當初將近一萬臺就給他帶來了幾十億的利潤,雖然同步銷售的價格沒有搶購時那么高,但是他的基數更加龐大,程遠不敢相信在同步銷售的第一天會為自己帶來怎樣一筆龐大的財富!
     
        強忍心中的激動,程遠沒有打擾員工們工作,悄然離開公司。
     
        回到家,程遠剛打開門,卻意外的發現家中除了父母和小妹以外,還多了兩對中年夫妻還有兩名年輕女子和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總共七人。
     
        父母和小妹都坐在沙發上,不過父親這時臉色尷尬,看到程遠回來,對他笑了笑然后低頭抽了一口悶煙。
     
        看到父親的動作,程母臉色不愉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起身來到程遠跟前,有些埋怨地對程遠說道:“小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來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現在飯都沒做呢。”
     
        母親的聲音很大,話中包含的意思卻讓那幾名男女臉色微微一變,不過他們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臉上帶著和藹笑容地看著程遠,點頭示意。
     
        程遠淡淡地看了那幾人一眼,然后嘿嘿一笑,對母親說道:“今天公司的事情不忙,所以就早早的回來了。”
     
        “對了,他們是什么人?”話鋒一轉,程遠悄悄在母親耳旁低聲問道。
     
        這幾個來家里的人,穿著都挺有檔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不過這也是程遠疑惑的地方,他們家好像從來沒有跟這樣的家庭有過來往吧。所以他對這幾個人挺好奇的。
     
        聽到程遠詢問,程母輕哼了一聲,低聲說道:“他們是你爸的親兄弟!”母親在說到‘親兄弟’這幾個字時,話中怨氣十足!
     
        “真的!?”程遠陡然一驚,詫異地看了看那幾人,難以置信。
     
        這什么節奏,他從小就沒有聽過自家有什么親戚啊,從記事以來,每次過年都是他們家和郭曉蓮家一起過的。
     
        不管是父親還是母親,兩人好像都沒有在過年的時候帶著他和妹妹去串門走親戚啊!
     
        程遠一驚一乍地舉動讓程母沒好氣地用手指戳一下程遠的胸口,氣道:“自然是真的,難道還假的?”
     
        程母說著,似乎想起了什么,眼圈一紅,抿著嘴快步朝內室走去。
     
        程遠一見母親眼睛都紅了,心中頓時就怒了,從母親此時的舉動,他就猜到這些所謂的‘親戚’在以前肯定做過什么讓母親傷心的事情。
     
        他從小努力學習為了什么?
     
        還不是為了全家人能過上好日子,父母每天不用為了那些瑣碎的事情愁眉苦臉,不用因為兄妹兩人的學費焦急!
     
        小時候,他無法賺錢只能用成績單和獎狀來安慰父母,看著父母拿著自己手中的成績單一臉高興的樣子,他就覺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可現在,他的初步目標已經達到了,這些所謂的‘親戚’一來,就讓母親心中難受,作為一個還算孝順的兒子,能不怒,能不生氣?
     
        不過一想到他們是父親的親兄弟,他也不能沒大沒小地破口大罵,這事要是傳出去,不管對錯,他的名聲肯定會受損。
     
        經過鄭佳幾個月的‘間接’培養,程遠也明白了很多事情。
     
        冷冷地瞪了幾人一眼,程遠一句話也沒吭,直接的朝內室走去。這些從未見過的親戚忽然來了,程遠用腳趾頭想都知道肯定跟自己的公司有關。
     
        幸虧的是,當初他只想讓父母以后生活輕輕松松的,不要被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心憂,所有公司的事情他從來沒有在家里提起過,畢竟公司進出就是幾個億的資金,這么大的數額他生怕讓父母知道后,心里有更大的壓力。
     
        所以,只要他不松口,就算是父親這邊答應任何事情也是無用的。
     
        妹妹程欣一見媽媽和哥哥的表情不對,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跑著追了過去。她雖然還小,但也清楚媽媽和哥哥似乎不怎么待見這些人。
     
        程遠三人離去,客廳內的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這孩子,對我們的誤會挺深的,老三你要幫我們解釋解釋。”在程父對面,一名看起來比他還要年輕十來歲的中年人尷尬地笑了笑,出聲打破了沉默。
     
        在他身旁,那名穿著貴氣的婦女也在一旁搭腔,臉上掛著溫和笑容,輕聲道:“是啊,大家都是一家人,誰能比我們對你親呢?”
     
        兩人一開口,其余人也附和起來。
     
        “老三,不是二哥說你,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要好好跟小遠說說,我們是來幫忙的。”
     
        另一名看起來更年輕一些中年男子說道:“你看小遠一個人支撐著這么大的公司也不容易,你們兩口子又幫不上忙,小欣年齡又小。這公司都靠外人幫忙,誰知道那些人會不會吞你們家小遠的錢啊。”
     
        “不說別的,我們家小鵬可是學會計的,讓他幫你家小遠管管帳,也不怕外人做假賬什么的欺騙是不?”男子拍著身旁年輕人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還有你兩個侄女,她們可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在管理方面絕對沒的說。”
     
        程父抬頭復雜地看了幾人一眼,悶聲道:“這事兒你們跟我說也沒用,小遠有自己的想法,我管不了,也不想管。”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他娘不舒服,我去看看,你們先走吧,這事兒我跟孩子提提。”
     
        程父的話讓幾人語氣一頓,定定地看了他良久,那最先開口的中年男子嘆了口氣,說道:“行,你好好想想,兄弟幾個就是來幫你的,你也別想他多。”說完,他便帶著人離開程遠家。
     
        程父默默地看著他們離去,臉上的愁容更甚,坐在沙發上出神了良久,最后化作一聲長嘆。
  • 收藏 | 打印
  • 相關內容
  • 網站介紹 | 版權聲明 | 免責聲明 | 投稿指南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2-2011 JINRIEDU.CN 金日教育 版權所有 豫ICP備11004860號-2
  •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如意彩票 登陆